『剧集』保姆妈妈

『剧集』保姆妈妈

详细介绍

  江城大学教授唐忠奇的女儿唐棠是一个走红的歌星。 当年,年少的唐棠不顾唐忠奇和妻子罗英的极力反对,生下了与音乐人葛林的儿子京京。随着唐棠的名气逐渐大了以后,跋扈、自私的性格也逐渐的表露出来。因为对名利的追求,唐棠逐渐疏远了葛林。生性淡泊的葛林一气之下去了外国继续追寻自己的音乐梦想,而唐棠跟父母的关系也就一直颇有隔阂……

  著名歌星唐棠演艺事业如日中天,各种演出、代言、广告忙得不可开交。她的父亲,江城大学教授唐忠奇是著名考古学家,下任校长的热门候选人。唐棠的妈妈罗英心脏病发进了医院。正在良渚古城做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调研的唐忠奇和正在外地拍摄公益广告的唐棠匆匆赶回江城的医院。罗英最为挂念的...展开全文

  著名歌星唐棠演艺事业如日中天,各种演出、代言、广告忙得不可开交。她的父亲,江城大学教授唐忠奇是著名考古学家,下任校长的热门候选人。唐棠的妈妈罗英心脏病发进了医院。正在良渚古城做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调研的唐忠奇和正在外地拍摄公益广告的唐棠匆匆赶回江城的医院。罗英最为挂念的是她的外孙,唐棠与音乐人葛林的儿子。然而歌星的身份不允许公开这个未婚生子的事实。当年,唐棠不顾家人的反对生下京京,却因为对名利的追求疏远了葛林。葛林一气之下去了国外,唐棠对外则称京京是自己领养的孤儿。罗英病了,京京无人照管,唐忠奇的博士生安子晨提议由自己做过保育员和保姆的妈妈安敏之来照顾京京,全家人欣慰不已。此时在云南安南县城,临在自己生命尽头,从美国刻意归来的陈茹通过派出所找到安敏之,病重的她要找回她二十多年前因回城而遗弃在车站的儿子。安敏之大为惊慌,否认安子晨是她的养子。就在此时安敏之接到儿子安子晨打来的电话,整理行装,连夜赶到江城。安敏之与唐忠奇在分别20多年后在自己的女儿唐棠的家中戏剧性地碰在一起。20多年前,他们在知青点相爱,生下女儿唐小村。在返城“风暴”中,唐忠奇无奈地抛弃了安敏之,还骗走女儿,与罗英结了婚。安敏之意识到眼前这个跋扈歌星唐棠,就是当年被唐忠奇抱去治病,告诉她死了的女儿唐小村,唐忠奇矢口否认。但是在游泳池边,安敏之看到了唐棠身上的熟悉的胎记,她的心中百感交集。收起

  安敏之的意外出现,让唐忠奇大为紧张。是啊,他现在,在家里是好爸爸、好丈夫,在学生面前是好老师,在学校里正面临着仕途的升迁。他不能让自己当年那不光彩的事情,影响他现在的生活。唐忠奇去安抚安敏之,却被罗英撞见,敏感的罗英感到他们两人似乎以前就认识。在罗英面前,唐忠奇不但没有告诉她唐...展开全文

  安敏之的意外出现,让唐忠奇大为紧张。是啊,他现在,在家里是好爸爸、好丈夫,在学生面前是好老师,在学校里正面临着仕途的升迁。他不能让自己当年那不光彩的事情,影响他现在的生活。唐忠奇去安抚安敏之,却被罗英撞见,敏感的罗英感到他们两人似乎以前就认识。在罗英面前,唐忠奇不但没有告诉她唐棠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就连自己曾经结过婚的事都隐瞒了。远在意大利的葛林看到唐棠在炒作京京是她收养的孤儿,父亲的直觉告诉他京京就是自己当年和唐棠的孩子,唐棠与葛林在电话里关于孩子的争吵被安敏之听到。安敏之默默承受“歌星”东家,其实是直觉亲生女儿对自己的训斥和挑剔。直到有一天,唐棠对安敏之答应京京去找他的父母而大发雷霆,安子晨对此极为不满,让妈妈离开唐棠家。安敏之告诉安子晨她不计较唐棠的态度,她还告诉安子晨,京京绝不会是唐棠领养的孤儿那么简单。唐忠奇趁机向子晨施压,声称安敏之在他家做保姆影响他竞选校长。子晨也不愿再看到母亲受气。安敏之思考再三,为了儿子只能忍痛离开了唐棠家。京京发现答应他去找父母的安奶奶走了,不依不饶,哭闹着要安奶奶回来,让全家人束手无策。收起

  陈茹的丈夫凯文,对陈茹刻意要回江城心存疑虑,也从美国赶回江城,发现陈茹在多方寻找她以前抛弃的儿子,恼羞成怒,发誓要跟陈茹斗到底。京京趁家人不注意,离开家,跑出去去找安奶奶。京京的出走吓坏了一家人,唐棠心中更是忧虑,力主让安敏之回到家里。安敏之当然愿意回到这个家里,但是安子晨非常不...展开全文

  陈茹的丈夫凯文,对陈茹刻意要回江城心存疑虑,也从美国赶回江城,发现陈茹在多方寻找她以前抛弃的儿子,恼羞成怒,发誓要跟陈茹斗到底。京京趁家人不注意,离开家,跑出去去找安奶奶。京京的出走吓坏了一家人,唐棠心中更是忧虑,力主让安敏之回到家里。安敏之当然愿意回到这个家里,但是安子晨非常不满唐棠对自己母亲跋扈的态度,他很书生气地送了一本心理学的书送给唐棠,希望她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唐棠对眼前这个单纯的大男生产生好感。凯文收买陈茹在江城的公司秘书李沐监视陈茹。唐棠的经纪公司策划了一个新闻发布会,让京京自己在媒体面前亲口说他是怎么被妈妈遗弃、怎么被唐棠收养的。唐棠让安子晨跟她一起去参加发布会,帮着照顾京京。安子晨不愿意,担心唐棠的安敏之劝说安子晨去现场照顾京京。发布会上,京京受到惊吓,大哭大闹,记者们对京京百般追问,陪同前往的安子晨气急之下推开追问不休的记者。记者不小心受伤,安子晨被带进派出所。葛林从意大利回来,得知葛林回来,唐棠发疯似地要去北京。唐忠奇和安敏之极力阻拦。收起

  情急的唐棠推倒劝阻她的安敏之,被刚从派出所回来的子晨看到,两人发生争执,子晨再次劝妈妈离开。安敏之夹在种种冲突的中心,内心的苦处无人能诉,只有默默地承受。唐忠奇以唐棠曾经自杀吓唬安敏之不要想认女儿。罗英撞见他们的激烈争论,对唐忠奇要搬到女儿家住,疑云更重,她刻意要陪唐忠奇一起...展开全文

  情急的唐棠推倒劝阻她的安敏之,被刚从派出所回来的子晨看到,两人发生争执,子晨再次劝妈妈离开。安敏之夹在种种冲突的中心,内心的苦处无人能诉,只有默默地承受。唐忠奇以唐棠曾经自杀吓唬安敏之不要想认女儿。罗英撞见他们的激烈争论,对唐忠奇要搬到女儿家住,疑云更重,她刻意要陪唐忠奇一起留在女儿家住。安子晨在新闻发布会上“打人”的事情被媒体大肆报道。作为导师,唐忠奇难逃非议,被迫到处解释。而校长职务的竞争对手趁机贬低唐忠奇。为了帮儿子开脱,安敏之强调是自己让安子晨陪唐棠去的新闻发布会。唐忠奇更是恼怒,认为安敏之是在报复自己,更坚定了他要赶走安敏之的决心。唐棠为了感谢安子晨,跑到学校要请他吃饭,却被安子晨拒绝。唐棠回家,却在家门口碰到了等候已久的葛林。葛林向唐棠追问京京是不是他们俩的孩子,唐棠矢口否认,告诉葛林京京是自己领养的孤儿。甚至拒绝了葛林看一眼孩子的要求。葛林气愤地表示要查出真相。唐棠将葛林回国并要查清楚京京身份的事情告诉了唐忠奇。唐忠奇让她千万不能承认,情急之下又开始埋怨唐棠当初不该生下京京。安敏之听到了父女俩的争吵,证实了对京京身世的猜测。收起

  唐忠奇忧心忡忡地回到家,罗英告诉他,竞选校长的事情她会抓紧跟姐夫联系。而此时的唐忠奇,心里琢磨的是怎么样才能赶走安敏之。葛林抱着礼物等在唐棠的家门口,要见京京一面,被唐棠呵斥赶走。唐忠奇担心安敏之随时随地会说出实情,坐立不安,下班回家,饭也不吃跑到唐棠家去游说安敏之。内心疑虑...展开全文

  唐忠奇忧心忡忡地回到家,罗英告诉他,竞选校长的事情她会抓紧跟姐夫联系。而此时的唐忠奇,心里琢磨的是怎么样才能赶走安敏之。葛林抱着礼物等在唐棠的家门口,要见京京一面,被唐棠呵斥赶走。唐忠奇担心安敏之随时随地会说出实情,坐立不安,下班回家,饭也不吃跑到唐棠家去游说安敏之。内心疑虑的罗英顾不上自己的身体,跟着就到了唐棠家,正看到安敏之跟唐忠奇他们正像一家人似的围坐在一起吃饭,罗英打翻了醋坛子闹起来。葛林不肯善罢甘休,准备硬闯唐棠家,安敏之阻拦时,情急下差点说出自己是唐棠的母亲,被拎着行李箱准备住进来的唐忠奇阻止了。心中不安的唐忠奇搬到唐棠家,他对罗英说是为了防止葛林再来骚扰京京,而在内心的深处,他是为了防着安敏之说出真相。唐忠奇连续的反常举动引起罗英的高度怀疑。种种迹象让她不得不怀疑安敏之与唐忠奇有着异样的关系。趁唐忠奇上班,罗英告诉安敏之,她现在身体好了,京京不需要她带了。尽管充满不舍,安敏之还是被迫无奈地离开了唐棠家。子晨对妈妈对唐棠一家过分的大度和容忍非常不解,但是也只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收起

  为了照顾京京,罗英跟着唐忠奇一起住进了女儿家。京京吵闹着要去找回安敏之,唐棠为了安抚京京,答应会去把安敏之奶奶叫回来。为此,父女、母女又发生了没有结果的激烈冲突。身患绝症的陈茹没有一刻不思念自己的孩子,李沐帮助她寻找以前的恋人周易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京京失踪了。全家人商...展开全文

  为了照顾京京,罗英跟着唐忠奇一起住进了女儿家。京京吵闹着要去找回安敏之,唐棠为了安抚京京,答应会去把安敏之奶奶叫回来。为此,父女、母女又发生了没有结果的激烈冲突。身患绝症的陈茹没有一刻不思念自己的孩子,李沐帮助她寻找以前的恋人周易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京京失踪了。全家人商量后认定是安敏之回来带走了京京。唐棠给安子晨打电话,威胁安子晨要去报警,因为他的妈妈偷走了京京。安子晨和安敏从汽车站赶到唐棠家。唐棠对安敏之无礼的态度惹恼了安 子晨。两人争吵之际,唐棠接到葛林打来的电话,葛林说是他带走了京京,并带着京京已经做了亲子鉴定。葛林告诉唐棠,只要唐棠愿意公开承认京京是自己的孩子,就不带走京京。当着安敏之的面,唐棠亲口说出京京就是自己和葛林生的孩子。唐忠奇以唐棠钟爱的演唱事业为由让她打消认京京的念头,安敏之却说真诚的人才能最终得到大家的喜爱。安敏之要去找葛林,子晨害怕母亲又受到唐家人责难,于是代替安敏之去劝说葛林不要伤害唐棠跟京京。收起

  唐棠知道了子晨为了京京的事去找了葛林,心里对子晨更加多了一份感激之情。唐忠奇却为此指责安子晨多管闲事,之后喊来子晨,指责他荒唐,不顾及后果。安敏之把责任都拦在自己身上,又遭到一番责难。为了唐棠的事业和自己的竞选,唐忠奇决定让葛林带走京京,这个决定他只告诉了罗英。深夜,唐忠奇趁...展开全文

  唐棠知道了子晨为了京京的事去找了葛林,心里对子晨更加多了一份感激之情。唐忠奇却为此指责安子晨多管闲事,之后喊来子晨,指责他荒唐,不顾及后果。安敏之把责任都拦在自己身上,又遭到一番责难。为了唐棠的事业和自己的竞选,唐忠奇决定让葛林带走京京,这个决定他只告诉了罗英。深夜,唐忠奇趁家人熟睡后偷偷将京京带离别墅,却被惊醒的安敏之发现。安敏之追回了京京,唐棠知道了唐忠奇的目的后怒不可遏。葛林拿到DNA鉴定报告证实京京就是自己的儿子,对唐棠施加压力,如果唐棠不能对京京负责,又不让京京跟他出国,他就要在媒体曝光这件事情并通过法律手段来要回自己的孩子。是选择事业还是选择亲情,内心痛苦无助挣扎的唐棠只有借助烟酒来麻痹自己,安敏之看在眼里,痛在心中。醉酒后的唐棠跟安敏之说起了不能与京京相认的痛苦,安敏之动情地回忆起女儿小村的事情,并告诉唐棠一定要认回京京。唐忠奇担心安敏之暗中作梗,约她出来谈谈。希望安敏之劝说唐棠送走京京,令他没想到的是,安敏之顽固到底。收起

  陈茹让李沐打听安子晨的下落,李沐却已经被凯文收买了,凯文暗地里侵吞陈茹在美国的财产。陈茹的律师麦克发现了凯文的诡计,将计就计陈茹让李沐停止寻找自己的亲生儿子,让凯文十分警惕。京京在唐棠面前哭着说要去找自己的爸爸妈妈。唐棠突然意识到,这六年来京京从来没有真正快乐过。为了京京,...展开全文

  陈茹让李沐打听安子晨的下落,李沐却已经被凯文收买了,凯文暗地里侵吞陈茹在美国的财产。陈茹的律师麦克发现了凯文的诡计,将计就计陈茹让李沐停止寻找自己的亲生儿子,让凯文十分警惕。京京在唐棠面前哭着说要去找自己的爸爸妈妈。唐棠突然意识到,这六年来京京从来没有真正快乐过。为了京京,也是为了自己的演艺事业,决定把京京送到葛林处。唐棠替京京整理行李,全家人为京京送行。餐桌上,只有京京一个人开心地吃着炸虾球,所有的人都强忍心痛。全家人把京京送到葛林身边,但一出门,唐棠立刻反悔了,对亲生骨肉的不舍让她拼了命般从葛林手中夺回了京京,愤怒的葛林为了报复唐棠的出尔反尔,决定召开记者招待会公布京京的身世。安敏之为了帮助女儿跑去求葛林,让他看在京京的份上,不要这样做,她保证说服唐棠接受现实。葛林还是按期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京京就是他的亲生儿子,但是他给唐棠留下了回旋的余地。被葛林将了一军的唐棠心急如焚病倒了,安敏之却在这时候鼓励她去告诉所有人京京是她的儿子,争取到自己做母亲的权力,收起

  安子晨被妈妈劝说唐棠的一番话感动,主动和唐棠谈心,并说希望看到一个真诚并且勇于承担责任的唐棠。唐棠带着京京出席了葛林召开的记者会,坦然地说出京京就是自己和葛林的孩子,她说自己对不起京京,是一个不合格的母亲。葛林欣喜地看着唐棠勇敢地说出一切,听到京京对着唐棠喊出一声“妈妈”,葛...展开全文

  安子晨被妈妈劝说唐棠的一番话感动,主动和唐棠谈心,并说希望看到一个真诚并且勇于承担责任的唐棠。唐棠带着京京出席了葛林召开的记者会,坦然地说出京京就是自己和葛林的孩子,她说自己对不起京京,是一个不合格的母亲。葛林欣喜地看着唐棠勇敢地说出一切,听到京京对着唐棠喊出一声“妈妈”,葛林的目的达到了。此时身体虚弱,孤立无援的陈茹都快绝望了,只能求助好心的于医生。医院的护士们都在议论唐棠与一个叫安子晨的博士生关系亲密。于医生给陈茹看印有安子晨照片的报纸,陈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像极了多年前自己恋人周易的安子晨,就是她的儿子。回意大利前,葛林到别墅和大家道别,听见京京叫出的一声“爸爸”,葛林激动不已。临走前,意味深长的拜托子晨照顾唐棠母子。热心的于医生去江城大学打听安子晨的消息,却见到了唐忠奇,得知安子晨的母亲正在唐忠奇女儿家做保姆,于医生留下陈茹的号码请唐忠奇转交给安敏之。唐忠奇把纸条给了安敏之,安敏之看到陈茹的名字后立刻变得精神恍惚,这一切被唐忠奇看在眼里。安敏之给陈茹打了电话,却始终不肯承认安子晨就是陈茹要找的人。京京跟子晨相处得特别好,要求子晨住在家里晚上讲故事听。安子晨也推脱不掉便答应了。第二天,“著名歌星唐棠与新欢安子晨别墅偷欢”的新闻出现在报纸上,看到报纸恼羞成怒的唐忠奇立刻赶往别墅兴师问罪。收起

  唐忠奇无法接受唐棠与子晨的恋爱关系,认为这是有悖人伦的畜生行为,想尽办法阻止两人的恋情继续发展下去。安敏之却对发生的这一切很坦然,她还跟唐棠谈心,告诉她子晨的感情经历,鼓励她们继续发展。唐忠奇警告安敏之不要用这种方式来报复自己,安敏之不以为然。于医生帮助陈茹找到周易工作的画...展开全文

  唐忠奇无法接受唐棠与子晨的恋爱关系,认为这是有悖人伦的畜生行为,想尽办法阻止两人的恋情继续发展下去。安敏之却对发生的这一切很坦然,她还跟唐棠谈心,告诉她子晨的感情经历,鼓励她们继续发展。唐忠奇警告安敏之不要用这种方式来报复自己,安敏之不以为然。于医生帮助陈茹找到周易工作的画室,但周易本人出国了联系不上。寻找儿子的事情被凯文知道了,他命令李沐尽快调查清楚安子晨的情况。唐忠奇再次要搬进了唐棠的别墅,被罗英给强行拦下了。子晨明确的告诉母亲谈恋爱的事情是子虚乌有,这让本来开心的安敏之很是失望。安敏之暗中撮合两人,唐棠对子晨的爱慕之情越来越热烈。唐棠开着车去江城大学给子晨送礼物,还当着唐忠奇和周校长的面接走了子晨。子晨对她的行为很恼火,唐棠无奈表达了爱意,子晨措手不及,不知如何回应。忍无可忍的唐忠奇带着行李又一次住进了女儿家,旗帜鲜明的表明了反对两人交往的立场。唐棠对父亲想要阻止自己和子晨恋爱的行为非常反感,坦言自己的感情用不着父亲来管。唐忠奇在校园里遇到正在寻找安子晨的李沐,从他那知道了安子晨是安敏之的养子,唐忠奇大为惊讶。他对安敏之支持子晨和唐棠恋爱一事恍然大悟。安敏之在唐忠奇面前默然无语,唐忠奇提出自己可以保守这个秘密,但是安敏之要离开江城,永远不再回来。罗英依然在为唐忠奇的反常行为所困惑,无助的她只有向自己的表姐,省委组织部长的夫人倾诉。收起

  安敏之默默收拾好一切,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唐棠家。离开江城之前,安敏之再三嘱咐子晨要照顾唐棠,要像对待已经去世的姐姐一样对唐棠好。安子晨不解。唐棠和京京回到家发现安敏之早已收拾行李离开,失落不已。一直怀疑唐忠奇与安敏之关系的罗英得知安敏之离开,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罗英去保姆...展开全文

  安敏之默默收拾好一切,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唐棠家。离开江城之前,安敏之再三嘱咐子晨要照顾唐棠,要像对待已经去世的姐姐一样对唐棠好。安子晨不解。唐棠和京京回到家发现安敏之早已收拾行李离开,失落不已。一直怀疑唐忠奇与安敏之关系的罗英得知安敏之离开,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罗英去保姆中介所给唐棠找了一个叫彩云的小保姆,彩云人很机灵嘴巴也很甜,很得罗英欢心。京京不喜欢彩云,不仅不听她的话还把饭喷在彩云的衣服上,彩云恼羞之下打了京京,京京吵闹着要安敏之。唐棠对彩云大加呵斥。夜里,京京执意要找安奶奶哄他睡觉,彩云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拿出些白色药片放进果汁里,骗京京喝下。子晨突然接到唐棠打来的电话,说京京正在医院抢救,唐忠奇闻讯赶往医院。唐棠说京京昨晚不肯睡觉,彩云就给他吃了安眠药,一直没有醒过来。彩云见势不妙偷偷溜出了别墅。罗英对彩云所做之事自责,但是苦于自己的身体不好不能亲自带京京。唐忠奇担心唐棠会去请回安敏之。唐棠果然给安敏之打了电话,安敏之答应回来照顾京京。收起

  经营着一间画室的周易刚刚从国外采风回来,看到于医生的留言并给她打了电话。陈茹与周易在分别二十多年后终于再次相见。安敏之的归来,犹如巨石又搬回到唐忠奇心里。唐棠却一反往常,尊敬并且热情地对待安敏之,安敏之甚感欣慰。陈茹拿出安子晨小时候的照片和周易当年刻给儿子的玉雕婴孩,对周...展开全文

  经营着一间画室的周易刚刚从国外采风回来,看到于医生的留言并给她打了电话。陈茹与周易在分别二十多年后终于再次相见。安敏之的归来,犹如巨石又搬回到唐忠奇心里。唐棠却一反往常,尊敬并且热情地对待安敏之,安敏之甚感欣慰。陈茹拿出安子晨小时候的照片和周易当年刻给儿子的玉雕婴孩,对周易诉说这些年来对儿子的思念,并不断自责。她要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找到儿子,向他忏悔,请求他的原谅。周易答应陈茹一定会找到子晨,却没有将此事对现在的妻子凌然透露。罗英得知女儿又接回了安敏之,察觉出唐忠奇心情烦躁,吵着让他说出心中的隐情,被唐忠奇搪塞过去。罗英亲自去跟女儿谈心,希望女儿处处谨慎以免被人捉到把柄,影响忠奇的升迁。唐棠坚持自己的行为与父亲的事情毫无联系。罗英走出女儿家,却看见唐忠奇跟安敏之单独待在一起。醋意大发的罗英质问忠奇,忠奇声称是在谈唐棠与子晨交往的事情,要罗英相信他。此时,周易也找到了安子晨,希望安子晨带他去见安敏之。不明真相的安子晨拒绝了周易。子晨将周易去找过他的事情告诉了安敏之,安敏之警惕地告诉子晨不要听信别人说的事情,特别是曾经在安南当过知青的那些人。唐棠邀请子晨一起去上海参加MTV颁奖典礼,被子晨拒绝,唐棠不悦。收起

  罗英为丈夫极力反对子晨和唐棠的交往,内心非常困惑。唐棠临走前送了一只手机给子晨,将自己的新歌设成了手机铃声并要求子晨联系她。又有人将唐棠与子晨的恋情作为话题在周校长面前煽风点火,被校长婉转批评的唐忠奇郁闷的回到研究室却接听到唐棠给子晨打来的表白电话。唐忠奇质问安子晨是不...展开全文

  罗英为丈夫极力反对子晨和唐棠的交往,内心非常困惑。唐棠临走前送了一只手机给子晨,将自己的新歌设成了手机铃声并要求子晨联系她。又有人将唐棠与子晨的恋情作为话题在周校长面前煽风点火,被校长婉转批评的唐忠奇郁闷的回到研究室却接听到唐棠给子晨打来的表白电话。唐忠奇质问安子晨是不是故意挑衅他的权威,子晨竭力否认,唐忠奇依然怒不可遏。为了遏止唐棠与子晨的感情发展,避免牵扯出更多的往事,唐忠奇再一次带着行李住进女儿家。周易循着线索找到安敏之,安敏之仍然坚持安子晨不是他要找的人。周易与陈茹商量,只有找到子晨是他们亲生儿子的证据才能说服安敏之。唐棠从上海给罗英打来祝福生日的电话,罗英满心欢喜准备和丈夫庆祝生日,唐忠奇却迟迟未归。当她赶到别墅时却看到房子里漆黑一片,餐厅里,忠奇和安敏之正借着蜡烛的光亮吃着面条。罗英哭哭啼啼的跑到表姐家求助,尽管唐忠奇跟她解释是因为停电才点上的蜡烛,罗英始终对两人的异样表现不放心。回家收拾了行李的罗英也搬进了女儿家,对安敏之处处防备,一幅捍卫家庭,不容侵犯的姿态。收起

  周易为了证明子晨就是他与陈茹的儿子,准备回一趟安南,去找到当年在火车站看到安敏之抱走子晨的老站长。但只告诉妻子凌然自己陪美国汉密哈顿画商去采风。唐棠突然接到通知奖项被取消了,原因是最近自己的负面新闻太多。 唐棠安排助手小楠带京京回江城,自己却失踪了。安敏之得知唐棠失踪的消...展开全文

  周易为了证明子晨就是他与陈茹的儿子,准备回一趟安南,去找到当年在火车站看到安敏之抱走子晨的老站长。但只告诉妻子凌然自己陪美国汉密哈顿画商去采风。唐棠突然接到通知奖项被取消了,原因是最近自己的负面新闻太多。 唐棠安排助手小楠带京京回江城,自己却失踪了。安敏之得知唐棠失踪的消息后焦灼万分,罗英也给忠奇打电话却联系不上。安敏之赶紧给子晨打了电话,让他立刻赶去上海找唐棠。子晨找到酒醉后的唐棠,唐棠向子晨哭诉奖项被取消内心的痛苦,原来自己试着去做一个真诚的人却还是不能被接受。子晨安慰唐棠,让她振作起来,重新去证明自己的实力。唐棠被子晨的一番话打动,倒在子晨的怀里失声痛哭。这一刻,两颗年轻的心是贴在一起的。第二天,媒体刊登了“唐棠上海遭遇英雄救美”的报道。面对铺天盖地的舆论压力,唐忠奇指责安敏之不该自作主张让子晨去上海见唐棠,并威胁她这样的报道势必会影响到子晨的学业。周校长果然又为了唐棠与子晨的绯闻找忠奇谈话,并告诉他子晨因为擅自离校,错过了良渚古城申遗报告会,教务处决定对安子晨进行处罚。当年的老所长已经搬走,使得线索突然中断。凯文不停的电话骚扰病痛中的陈茹,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唐忠奇告诉安敏之学校要严肃处理子晨的决定,安敏之恳请唐忠奇一定要帮助子晨,让学校从轻处理。唐忠奇暗示安敏之,为人父母应该为子女做出一点牺牲,安敏之知道唐忠奇的意思是要她离开唐棠家。收起

  凯文为打击周易,阻止他的寻子行为,恶毒地将周易和陈茹共同寻子之事告诉了周易的妻子凌然。对周易的过去毫不知情的凌然不能容忍这样的欺骗,与周易的婚姻陷入危机。凯文把凌然知道了整件事后的反映,添油加醋的说给陈茹听,于医生眼见他的卑劣行为,把他轰出去了。为了子晨能够顺利完成学业,安敏...展开全文

  凯文为打击周易,阻止他的寻子行为,恶毒地将周易和陈茹共同寻子之事告诉了周易的妻子凌然。对周易的过去毫不知情的凌然不能容忍这样的欺骗,与周易的婚姻陷入危机。凯文把凌然知道了整件事后的反映,添油加醋的说给陈茹听,于医生眼见他的卑劣行为,把他轰出去了。为了子晨能够顺利完成学业,安敏之不得已再次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女儿家,却被刚好回家的唐棠和京京拦住了。唐棠闹着要去找校长理论,唐忠奇答应去周校长处为子晨求情,却被告知学校已经决定对子晨处以严重警告。唐棠询问他子晨的处分问题,他撒谎说学校已经撤销了处分,唐棠表现得比所有人都开心。凌然从丈夫那听说了以前的往事,还是难以接受。收起

  罗英自知害苦了子晨,唐忠奇拿出大家对他投诉的信件,表明情况很严重。安敏之送京京到唐忠奇家吃饭,却被告知子晨的处分并没有撤销。唐忠奇说只有自己当上了校长,以后才有权利收回对子晨的处分,所以他要安敏之一定要坚守他们之间的秘密。从表姐家提前回家的罗英听见了他们的对话,误认为两人之...展开全文

  罗英自知害苦了子晨,唐忠奇拿出大家对他投诉的信件,表明情况很严重。安敏之送京京到唐忠奇家吃饭,却被告知子晨的处分并没有撤销。唐忠奇说只有自己当上了校长,以后才有权利收回对子晨的处分,所以他要安敏之一定要坚守他们之间的秘密。从表姐家提前回家的罗英听见了他们的对话,误认为两人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无论周易怎么解释,凌然是铁了心离婚,她无法容忍丈夫长达二十年的背叛。周易束手无策,再次找到安敏之,求她体谅一位垂死的母亲对儿子的思念。安敏之默默的离去,内心纠结。罗英向唐棠倾诉自己的委屈,唐棠为了安慰母亲,留在母亲家住一晚。唐棠打电话回家却发现安敏之很晚出去了,马上赶回家,在路边逮到了正在窃窃私语的唐忠奇和安敏之。收起

  唐棠为了母亲,当着唐忠奇和子晨的面,要求安敏之立刻离开别墅,安敏之向子晨解释自己是为了处分的事情才去找唐忠奇,为了唐棠的感受,他们不能将处分没有撤销的事情告诉她。子晨体会到母亲的良苦用心,默默帮助母亲收拾行李离开了唐棠家。唐忠奇回到家,看着依然对他冷眼相看的罗英,说出了子晨的...展开全文

  唐棠为了母亲,当着唐忠奇和子晨的面,要求安敏之立刻离开别墅,安敏之向子晨解释自己是为了处分的事情才去找唐忠奇,为了唐棠的感受,他们不能将处分没有撤销的事情告诉她。子晨体会到母亲的良苦用心,默默帮助母亲收拾行李离开了唐棠家。唐忠奇回到家,看着依然对他冷眼相看的罗英,说出了子晨的身世秘密,罗英惊讶之余又恍然大悟,觉得自己的确错怪了忠奇。安敏之在租住的小旅馆里拿出多年前的“全家福”,看着相片里小时候的唐棠,泪流满面。子晨去看望母亲,却发现安敏之昏倒在地上,子晨立刻将母亲送往医院。唐棠在报纸上看到子晨被学校处分的消息,又得知安敏之住进了医院。去医院看望安敏之的唐棠问起安敏之和自己的父亲到底有什么秘密,安敏之终于忍不住说出子晨不是自己亲生儿子的事实。周易不愿看到陈茹失望,骗她说老所长已经联系到了,其实从所长女儿那了解到老所长已经患了老年痴呆症。凌然悄悄前往医院看望陈茹,看到周易帮陈茹寻子的决心不可扭转。收起

  周易拿到了能证明子晨是他的亲生儿子的重要证据,却在路上遭遇车祸,陷入昏迷。仍然爱着周易的凌然在病床边守护着周易,期盼丈夫早日转醒。凌然做了一个决定,要代替周易去帮陈茹寻回儿子,让安子晨在陈茹的面前叫一声妈妈。为了不让陈茹更加伤心,凌然隐瞒了周易出车祸的事情,只告诉她周易接到一...展开全文

  周易拿到了能证明子晨是他的亲生儿子的重要证据,却在路上遭遇车祸,陷入昏迷。仍然爱着周易的凌然在病床边守护着周易,期盼丈夫早日转醒。凌然做了一个决定,要代替周易去帮陈茹寻回儿子,让安子晨在陈茹的面前叫一声妈妈。为了不让陈茹更加伤心,凌然隐瞒了周易出车祸的事情,只告诉她周易接到一个紧急任务去了国外,临走前再三委托凌然帮助她找到儿子子晨。陈茹被凌然的善良和宽容所打动,两个女人携手走上了寻子之路。安敏之检查出患了肾炎,医生嘱咐病情严重,要多休息,安子晨希望母亲能尽早回到安南好好养病,安敏之却主动提出要继续留在唐棠家当保姆,唐棠和京京开心不已,唯有害怕母亲再受到伤害的子晨感到无奈。唐忠奇感受到唐棠对子晨的爱已经越来越强烈,内心更加惶恐不安,他提出给安敏之租个房子,好好养病,安敏之恳求留在唐棠身边过完最后的日子。凌然到江城大学,见到了子晨的导师唐忠奇,唐忠奇答应帮助她与安敏之联系。收起

  因为安敏之病倒,陈茹来认回子晨的事,唐忠奇对安敏之的态度突然发生了转变,他开始体谅安敏之不愿意失去儿子的心情。但是面对能够帮助丈夫寻找丈夫情人的孩子的凌然,唐忠奇的道德观念、价值观念受到强烈的冲击。内心深处的情感起了波澜。凯文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奸诈的告诉陈茹周易出车祸的...展开全文

  因为安敏之病倒,陈茹来认回子晨的事,唐忠奇对安敏之的态度突然发生了转变,他开始体谅安敏之不愿意失去儿子的心情。但是面对能够帮助丈夫寻找丈夫情人的孩子的凌然,唐忠奇的道德观念、价值观念受到强烈的冲击。内心深处的情感起了波澜。凯文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奸诈的告诉陈茹周易出车祸的消息,陈茹遭受不了打击,病情恶化。嚣张的凯文原以为凌然会阻止丈夫帮助陈茹找孩子,谁知反被凌然痛斥丧失人性,残害病妻。唐忠奇安排了安敏之与凌然见面,凌然提出让陈茹远远地见子晨一面。安敏之考虑到陈茹病重将不久于人世,答应了这个提议。周易醒了,在凌然无数个日夜的守候后醒了。喜极而泣的凌然告诉周易自己找到了子晨,并且已经劝说安敏之同意让陈茹见见子晨。海边,子晨带着京京在玩沙子,兴致勃勃。陈茹和周易乘坐医院的救护车于约定时间来到海滩。透过救护车的车窗,陈茹终于见到她日思夜想的亲生儿子,泪水潸然而下。收起

  安敏之心里很矛盾,不想失去儿子,但又不忍心看到陈茹如此的伤心。唐棠提出自己去试探子晨的态度,子晨说这种父母不如没有。陈茹好心的提出离婚,不愿看到凯文在自己死后承担巨额的债务。凯文撕碎了离婚协议书,一定要得到遗产。陈茹的生命危在旦夕,经过又一轮抢救苏醒后的她委托周易将照片和玉...展开全文

  安敏之心里很矛盾,不想失去儿子,但又不忍心看到陈茹如此的伤心。唐棠提出自己去试探子晨的态度,子晨说这种父母不如没有。陈茹好心的提出离婚,不愿看到凯文在自己死后承担巨额的债务。凯文撕碎了离婚协议书,一定要得到遗产。陈茹的生命危在旦夕,经过又一轮抢救苏醒后的她委托周易将照片和玉雕婴孩交给子晨,显然她对再见到子晨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唐棠劝安敏之不要再惹麻烦了,子晨的身世就这样隐瞒下去。安敏之去了医院看到病床上憔悴的陈茹,毅然决定告诉安子晨他的身世。罗英知道安敏之又回到了女儿家,而且忠奇早已知道这件事,却没有告诉她,内心烦躁不安。在忠奇的书房里,罗英偶然发现了那张唐忠奇、安敏之与唐棠二十多年前的“全家福”。罗英的最后心理防线崩溃了。忍无可忍的罗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她赶到江城大学,不顾形象地与忠奇大吵一架。眼看再也无法隐瞒下去,忠奇终于说出安敏之就是自己的前妻。罗英将唐忠奇一顿臭骂,提出要和忠奇离婚,并且要忠奇赔偿她这么多年来的精神损失。安敏之告诉子晨陈茹才是他的亲生母亲,并劝子晨一定要去见见陈茹,难以接受真相的子晨坚定地告诉安敏之他只有一位母亲,她的名字叫安敏之。收起

  在周易的病床前,子晨只肯承认安敏之是他的母亲,憎恨曾经抛弃他的父母。喝醉酒的罗英冲到唐棠家,还当着女儿的面说出自己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只是一个照顾了他们家二十多年的保姆。唐棠质问忠奇自己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忠奇竟然当着安敏之的面说唐棠的生母因为难产过世。罗英酒醒知道做错了事,...展开全文

  在周易的病床前,子晨只肯承认安敏之是他的母亲,憎恨曾经抛弃他的父母。喝醉酒的罗英冲到唐棠家,还当着女儿的面说出自己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只是一个照顾了他们家二十多年的保姆。唐棠质问忠奇自己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忠奇竟然当着安敏之的面说唐棠的生母因为难产过世。罗英酒醒知道做错了事,突然心脏病发,当街倒下了。唐棠在安敏之面前毫不掩饰地说起自己对亲生母亲的思念,安敏之安慰唐棠要爱惜自己,告知罗英生病了,让她赶快回家看看母亲。子晨向母亲求证自己的猜测,原来他早已察觉安敏之就是唐棠的生母。看到善良的母亲承受所有的痛苦,子晨心里痛恨为人师表但是却虚伪的导师,。收起

  唐棠还是充满疑问,问父亲安敏之是不是就是她的生母,被睡醒的罗英听到。周校长为罗英去学校大闹的事情找来唐忠奇,说他的家事已经闹得整个江城大学沸沸扬扬。唐棠在安敏之面前毫不掩饰地说起自己对亲生母亲的思念,又问安敏之是不是她的生母,安敏之忍住心痛否认。凌然到别墅找到安敏之,对她的...展开全文

  唐棠还是充满疑问,问父亲安敏之是不是就是她的生母,被睡醒的罗英听到。周校长为罗英去学校大闹的事情找来唐忠奇,说他的家事已经闹得整个江城大学沸沸扬扬。唐棠在安敏之面前毫不掩饰地说起自己对亲生母亲的思念,又问安敏之是不是她的生母,安敏之忍住心痛否认。凌然到别墅找到安敏之,对她的宽容大度表达感谢。子晨以为她又是来帮周易他们说好话,强硬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安敏之告诉子晨凌然是周易的妻子,这个深明大义的女儿值得敬佩。子晨决定要给予唐棠更多的爱和慰藉,却要唐棠答应向对待母亲般对待安敏之,唐棠意识到子晨接受了自己的爱,惊喜不已,欣然答允。陈茹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凌然从周易画室拿来周易为陈茹画的画像,告诉她周易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她,陈茹感动之余要求周易和凌然要像过去一样相爱。收起

  周易拖着病愈后的身体再次去请求子晨见陈茹一面,为了完成将死恋人的最后心愿,父亲跪在了儿子面前。安敏之拖着子晨去见生母的最后一面。病床前,子晨终于见到被病痛折磨得不像样子却还在喃喃惦记儿子的母亲,陈茹知道儿子最终原谅了她,伴着这迟来了多年的一声“妈妈”,陈茹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展开全文

  周易拖着病愈后的身体再次去请求子晨见陈茹一面,为了完成将死恋人的最后心愿,父亲跪在了儿子面前。安敏之拖着子晨去见生母的最后一面。病床前,子晨终于见到被病痛折磨得不像样子却还在喃喃惦记儿子的母亲,陈茹知道儿子最终原谅了她,伴着这迟来了多年的一声“妈妈”,陈茹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周易把玉雕婴孩和照片交给子晨,早已原谅丈夫的凌然和周易和好如初。陈茹走了,凯文以为能够得到陈茹全部财产的美梦却破裂了,因为陈茹早已通过美国公司律师的安排,凯文得到的只不过是一个亏空的空壳公司罢了。罗英听信表姐所说打消了离婚的念头,在家只能借酒浇愁。心里还是感到不妥的罗英去质问安敏之继续留在唐棠家是不是想要认回女儿,安敏之坦言她不会剥夺罗英做母亲的权利,更不会破坏她与忠奇的家庭。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的罗英根本不相信安敏之说的话,她告诉唐忠奇,如果还想要这个家,就必须要把安敏之赶走。安敏之再次昏迷住进了医院,医生提出病情严重,需要尽快换肾。唐忠奇去医院看望安敏之,发着高烧的罗英知道后去医院吵吵闹闹。收起

  内心不安的安敏之不愿看到唐忠奇夫妇闹成这样,拖着病体到罗英家向她解释,被罗英羞辱,只能离去。罗英再也无法忍受唐忠奇对自己的伤害,将唐忠奇多年的研究手稿全都撕了。表姐告诉罗英一定要赶走安敏之,她把唐忠奇与安敏之叫到家中甚至威胁他们,如果安敏之不立刻离开江城,她就要去说出所有事实...展开全文

  内心不安的安敏之不愿看到唐忠奇夫妇闹成这样,拖着病体到罗英家向她解释,被罗英羞辱,只能离去。罗英再也无法忍受唐忠奇对自己的伤害,将唐忠奇多年的研究手稿全都撕了。表姐告诉罗英一定要赶走安敏之,她把唐忠奇与安敏之叫到家中甚至威胁他们,如果安敏之不立刻离开江城,她就要去说出所有事实的真相,让唐忠奇和唐棠身败名裂。为了大家的安宁,安敏之决定离开江城,子晨坚决留母亲在江城治病。安敏之只好答应先住到旅馆,然后换家医院。唐棠不愿看到父母离婚,找到姨妈求助。对唐忠奇尤为恼火的罗英表姐描述了唐忠奇和安敏之之间种种的暧昧行为,直指安敏之是个有心计的女人。得知安敏之住到了旅馆,怒气冲冲的唐棠赶到却撞见了来看安敏之的唐忠奇。收起

  恼怒的唐棠狠狠地打了安敏之一记耳光,站在一旁被惊呆的唐忠奇忍无可忍,说出了安敏之就是唐棠的亲生母亲。唐棠惊呆了,发疯似的跑去质问罗英,罗英知道一切无法隐瞒了,发誓饶不了唐忠奇。安敏之向唐棠吐露心声,唐棠激动地喊出一声“妈妈”,母女俩相拥而泣。唐忠奇成功竞选江城大学的校长并公示...展开全文

  恼怒的唐棠狠狠地打了安敏之一记耳光,站在一旁被惊呆的唐忠奇忍无可忍,说出了安敏之就是唐棠的亲生母亲。唐棠惊呆了,发疯似的跑去质问罗英,罗英知道一切无法隐瞒了,发誓饶不了唐忠奇。安敏之向唐棠吐露心声,唐棠激动地喊出一声“妈妈”,母女俩相拥而泣。唐忠奇成功竞选江城大学的校长并公示,同一天,子晨提出休学,不再跟他做研究。唐棠开心不已,执意要和母亲同住,补回失去的亲情。罗英看到女儿送来的一百万,伤痛女儿和自己不亲近了。牵怒于唐忠奇,亲自去江城大学揭发了唐忠奇与安敏之的事,唐忠奇的校长公示被撤销。本想探望安敏之的唐忠奇被唐棠赶出了别墅,唐忠奇大受打击。回到家看到了桌上罗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遭受多重打击的唐忠奇彻底绝望了。收起

  回到家的唐忠奇答应了跟罗英离婚,嘱咐她照顾好自己。唐忠奇去向安敏之道歉,希望他能弥补一些些罪孽,自觉无颜再活下去的唐忠奇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就在他想要轻生之时,感到事有蹊跷的安敏之和罗英带着孩子们找到了唐忠奇,挽救了他的生命。了解了全部真相的罗英被安敏之的真诚打动,更与唐忠奇...展开全文

  回到家的唐忠奇答应了跟罗英离婚,嘱咐她照顾好自己。唐忠奇去向安敏之道歉,希望他能弥补一些些罪孽,自觉无颜再活下去的唐忠奇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就在他想要轻生之时,感到事有蹊跷的安敏之和罗英带着孩子们找到了唐忠奇,挽救了他的生命。了解了全部真相的罗英被安敏之的真诚打动,更与唐忠奇冰释前嫌。安敏之不忍心让一家人都为她的病而操劳受累,留下一封信后想要独自回安南,却碰到担心安敏之出事,特意赶到医院来的唐忠奇和罗英。此情此景,安敏之终于留下治病。唐忠奇和女儿的肾都不符合配型,眼看安敏之的生命危在旦夕,医生说找到肾源了。原来罗英私下进行了检查,配型成功。罗英不顾自己常年患病的身体,说服安敏之接受她的肾。成功的手术,手术室外,两位躺在手术床上的母亲双手相握,上面是唐棠、安子晨、唐忠奇感动的手。收起

Copyright © 2002-2019 与随携手四肖三码 香港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

热线电话:
 


关注企业公众号